敘利亞正迎來和平曙光

頭條新聞 | 作者: 滕建群 | 時間: 2019-11-01 | 責編: 吳劭杰
字號:

10月30日,敘利亞憲法委員會首次會議在瑞士日內瓦召開。來自敘利亞的150位代表參會。在敘利亞打擊“伊斯蘭國”極端勢力行動接近尾聲、美國從敘利亞撤出部隊、俄羅斯和土耳其在敘東北部地區進行“安全區”建設和共同巡邏之際,此次大會的召開正逢其時,為敘利亞和平帶來一縷曙光。

敘利亞憲法委員會是于2018年1月31日在俄羅斯索契敘利亞全國對話大會上提出的。按聯合國前敘利亞問題特使德米斯圖拉的計劃,委員會包括150人,來自敘政府、反對派和民間社會的代表各50人。2019年9月23日,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宣布該委員會成立,并指出接下來將在日內瓦舉行會議,“成立委員會可能并且應該成為政治調解道路的開始”。

經過了八年戰亂,敘利亞有關各方坐在一起,討論憲法修訂問題,這本身就是局勢演變的結果。要想取得突破性進展,從而讓敘利亞回歸和平至少還有以下三方面問題必須得以解決。

第一,與會三方各代表不同的利益,有不同的訴求。從巴沙爾·阿薩德政府來看,保持國家的和平與統一是當前頭等大事,在家族式統治之下,適當放一些權力,讓利于國內各派別和宗教團體是緩和國內矛盾的主要內容。對反政府派來說,他們是要在敘利亞國內政治生活中謀求更多的空間和發言權,參政議政,確保自身利益得到合理保護。民間團體則希望國家盡快結束戰亂和紛爭,讓民眾重新回到正常生活狀態。經過八年較量,敘利亞國內的三方力量對各自的訴求是清晰的。現在要做的是在談判桌上討價還價,保證自身利益最大化。

第二,大國的參與會使簡單問題復雜化。幾個世紀以來,中東從來不缺大國爭奪的影子。2011年敘利亞內亂初起,美國提出對敘利亞三個目標:一是巴沙爾必須下臺,他的政府是“非法政府”;二是重新修訂敘利亞憲法;三是舉行國家領導人大選。

之后,美國帶著西方國家以敘利亞擁有和使用化學武器為由,對敘發起制裁,過程中敘利亞確實發生過多起化武傷害平民事件。美國等國認為,這是敘利亞政府所為,奧巴馬政府甚至為此差一點對敘動武。在中國等國努力下,敘利亞同意撤出其化學武器,從而避免美國等西方國家對敘利亞動武。特朗普總統上臺,先后兩次對敘利亞境內目標進行導彈打擊。

2015年9月,俄羅斯借打擊敘境內極端恐怖勢力為由,出兵支援敘利亞政府。此舉改變中東反恐態勢,俄羅斯鞏固其在敘利亞的存在,塔爾圖斯海軍基地得以長久使用,而且還獲得赫梅米梅空軍基地。俄羅斯利用這場戰爭演練了大部分軍事裝備和人員。敘利亞政府軍在俄羅斯和伊朗等國家支援下一路收復失地。到2018年底時,敘利亞政府軍和庫爾德武裝基本形成以幼發拉底河為界的對峙狀態。

大國在敘利亞戰亂中與影相隨,成為幕后主要操縱者。在決定敘利亞未來的談判桌上,盡管從聯合國到敘利亞都認為“敘利亞政治必須要由敘利亞人民自己解決”。但真正落地,沒大國參與,不可能成功。10月29日,俄羅斯、土耳其和伊朗外長同聯合國敘利亞問題特使彼得森就敘利亞憲法委員會細節召開閉門會。三國認為,組建憲法委員會是共同的勝利,各方應維護敘利亞的國家統一。

第三,敘利亞能否回歸和平取決于未來敘利亞戰場上進展。敘利亞政府目前正幾線作戰。一是在敘利亞東北部地區的穩定局勢能持續多久。土耳其與俄羅斯達成的備忘錄讓敘利亞東北部地區版圖有根本性改變。庫爾德武裝時而與政府軍合作,時而又把目光放在美國身上。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去年12月提出從敘撤軍后,庫爾德武裝開始與敘利亞政府接觸,但遲遲未有實際結果。只是到今年10月初土耳其發動“和平之泉”,庫爾德武裝才與敘利亞政府軍合流,庫爾德武裝后撤,把迎擊土軍的一線陣地讓給敘政府軍,保存了自己的有生力量。但6萬多武裝人員是決定敘利亞是戰是和的力量,庫爾德武裝的選擇將是決定敘利亞未來的因素之一。

二是美軍重裝部隊的進入。特朗普在撤出敘利亞北部地區的美軍后突然改變態度,決定向代爾祖爾地區派出美軍重裝甲部隊,包括M1主戰坦克和M2裝甲運兵車。這是2017年美軍首次越過幼發拉底河進入敘利亞以來第一次派重裝甲部隊。之前,進入敘利亞的美軍多為“斯特萊克”輪式輕型裝甲部隊。特朗普政府打出的口號是防止極端勢力搶奪敘利亞富油區,實際上美國是要在敘利亞東北部賴著不走。之所以派重裝備是因為美軍擔心,先前派駐的200名特戰隊員雖能擋住有關國家正規軍,但對于不明身份的武裝人員,恐怕難以應付。美軍重裝部隊進入主要是防御型部署。

未來敘利亞戰后安排除國內各種勢力達成妥協外,有兩個關鍵性因素:一是庫爾德武裝的態度,是倒向政府軍,還是又回到美國懷抱;二是要看美國在敘利亞做什么手腳,讓和平曙光消失在地平線的那端。


(滕建群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所長、研究員。本文原載頭條新聞,2019年10月30日。)

0
天津时时彩五星走势园